品茶论道
QQ群:
93745853
微信群:
深圳子能杨氏太极拳
咨询热线:
138-2366-9801 苏先生
158-1558-4926 段女士
137-2375-8739 张先生
名 家 风 采
太极名家
游忠志
高级康复理疗师

  游忠志,杨式太极第七代传人,先后师从杨代新,李正声学习李雅轩流派杨式太极拳,器械,推手,散手及内功心法,师爷周子能亦亲自授业,深得杨家太极之真传,成为第一个获师父认可开门授徒的传人,三十余年来教授弟子及学员数千。2010年先生成立深圳子能太极拳社,把李雅轩流派杨式太极拳植根深圳,传播到海内外,为太极拳的传承和发扬做出了重要贡献。
 

拳 社 课 程 表

    课程名称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课程类型

    杨氏36式太极拳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初级班

    杨氏传统115式太极拳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中级班A

    杨氏55式太极剑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中级班B

    杨氏40式太极刀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中级班C

    太极推手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中级班

    太极推手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高级班

武林轶事
老拳师的故事(一)
2014年06月16日 13:02:54 - 萝卜酒

 

一 李雅轩拳传忠义,刘仲桥慧眼识高人
  
  李雅轩是四川杨式太极的开拓者。他给我辈留下的不仅是武艺,还有生活的智慧。李师武艺高强没得说,他的一些生活故事也是很高明得紧,值得我辈细细品味,好好学习。
  
  李师穷苦人出身。年青时先练得一身少林功夫,曾独斗众地痞,名震地方。后因傅海田引荐投在杨澄浦名下,学内家功夫。李师变卖家产在杨家学艺,一学就是十四年,直到杨南下到中央国术馆教拳。李师紧跟杨在国术馆为杨做助手。旧时,武艺不象现在靠嘴吹,靠比段位,比资格,须当场见红,分高低。当年的国术馆有个说法叫打赢的当老师,打输的当学生。杨澄浦位为教务长,月薪三四百大洋,多少人想以打赢杨为立身之阶。杨是宗师身份,不能来个破铜烂铁就下场比武。动手出汗的事就都由徒弟李雅轩来干。如果连李都打不过,功夫就有限,杨澄浦便不用担心。李为杨师挡架,会天下英雄,居然从未失手。杨的日子想来该很好过。李师那时也混成了成名人物,交游颇广阔,但杨在一日,就甘愿为杨当助教,是个感恩之人。李师当上首都南京太极拳社的社长是后来的事。杨澄浦南下广东后,国术馆便全由李师顶着。一代宗师不幸于广东病故,扶棺北归的也是李师。
  
  李雅轩对杨澄浦是进到了徒弟的礼数的,堪称忠义。李雅轩对徒弟的要求也是忠义。李认人非常厉害,人非忠孝不传。和杨澄浦的众徒弟比起来,李一生无惊无险,衣食不愁,一方面是李确有真功夫,更因为李懂得如何防小人。相比之下,李的师兄弟田兆龄等人就太单纯了,到处表演,到处交拳,对人倾囊相授,最后被一脚踢开。田最后在上海被整得困顿酗酒
  而死, 而李则到死都还算富足。李所以能如此全靠他的几个好徒弟。李功夫好但很低调,只在圈子里流传,从不公开表演。田在上海被体委的人整,和田的名气太大有关。体委的人有几个肯下工夫练的,田到处表演真打真斗,简直就是拆体委的台。

  
  李雅轩知道太极拳是高档玩意,故决不圈子外的平民百姓多打交道的。李一生很低调,不以虚名为意。李当年在民国中央军校教拳,学生都是卫立煌,黄维,黄泊涛这样的党国大员。李的徒弟们也都是些有钱人,早期的刘仲桥,周子能,后来的何其松,栗子易,无一是一等一的大资本家。解放后,李虽然也在公园教些群众,也只是比比架子敷衍而已,后来就是架子李也是让徒弟代劳。众看官也许会说李自私,但想想田的遭遇,如果是你,你有会如何选择呢!李师不交穷人也是有道理的。所谓穷文富武,太极是极耗身体的运动,营养不足,休息不够,根本就是慢性自杀。和外家拳不同,内家练的是松,空灵。设想早上教推手,用意不用力,中午就去拉车上坡,简直就是白费大师的时间。而且,穷人家不努力挣钱养家,去专营太极拳,必有非常之志。教这种人,后果恐不是白费功夫那么简单了。有人在李师跟前周旋三十年。滴水石都穿了,李师就是一点都不开口。当年,很多人不理解,现在回想起来才感谢李师。他没有真功夫都这样,要是有了,天天打上门来,我等哪有无活路。到时,这太极恐怕就不姓杨要姓林了。
  
  李师金口难开。不过,动手比斗李师是决不含糊的。平时,同好交流,任何人只要有怀疑,李放下筷子马上就干,定要在众人面前比个高下。不仅要打赢,还要潇洒轻松地打赢。看李师回忆录:哪年哪月,在哪里,和谁谁谁比,他怎么打,我怎么借力打力打,他被打成怎么样,谁当场看见可做见证,一一记得清楚明白。末了还加个注解,我是如何按太极的道理做对了,他是如何做错了。生怕后人只顾看了热闹,不看门道。
  
  李师爱动手,和李师推手基本就是打架。这真的很高明!就象那个著名的关于小偷和警察的笑话讲的一样:靠武术吃饭的人,要是不动手,大家都来枪,那还有你的份。现在那么多靠气功蒙事的,要在旧时,早就有人找上门了摸两手了。当年霍元甲到上海,大初一门口就被人放上两巨石堵了。霍要是用脚弹不飞,就得马上走人。太极拳是武术,从来都是要动手的。是体委那帮人想在里面捞,搞坏了规矩。太极拳要发展,首先就得把这个优胜劣汰的机制找回来。八十年代初,刚开始和国外交流时,四川体委的人还搞不懂,就让何其松,栗子易他们去了趟法国。那个年代出国,国家还要给做衣服。在国外垃圾桶里拣个录音机回来送礼,就能安排一个好工作。此等机会能给民间的家伙,全因体委怕。如果当时何栗等人象李师一样来真的,放翻两个外国大汉,立个功夫手上过的规矩,体委哪里敢插手。既然摆个架子都能糊弄过去,如此油水哪能便宜到你等民间师傅。果然只此一次,后来再没麻烦过民间人士。其实,国外是有高手的,比如郑曼清门下有个美国人,中文名叫大龙,曾打遍全国,最后栽在我师傅手里。据大龙说,他是跟他哥哥学的。他哥哥是郑的入室徒弟,更厉害。前些年,搞段位,体委冒出七八个八段高手。这些人就是看太极软软的推没有危险,进来蒙事的,就象省长当院士一样,只赚不赔。你何曾见过体委的处长争当散打高段,对付泰拳的!这些人哪天遇到大龙的哥哥,还不得给打得口鼻流血啊!太极不动手,迟早要害死人啊!
  
  李雅轩是个标准的武人文相,不见威武,只见谦和。我师傅回忆李师的气质比毛主席还好。平时李师是决不恼脸,决不在人前显弄的。有一次,某人席间偷袭李师,借给李师看手相,三个指头一夹把李师的中指扳断了。李师对此一言不发,终席不置一辞,仿佛无事一般。最后,那人怕了,登门道歉,定要用什么祖传秘方为李师治疗,被李师婉言拒绝。李师这样做我想不仅仅是胸怀,也是不想让他见庐山真面目。有些人练了些硬功就以为天下无敌,真打斗起来,才知自己手慢脚软。内家拳的庄严,劲透如扎纸般的纯钢,能亲身挨打见识下也是个机缘。太极何等高档的东西,这样的小人,挨打都不配的!
  
  有个故事,可以解释老一辈的这种态度。成都体院有个王姓老教授,是当年国术馆出来的人,见过杨澄浦的,名列国宝级八大知名高手之一。王的大弟子许胖和我师傅是朋友。一回喝茶,许胖讲,某日本人给王教授和其他七个知名人士写了封信,问中国武术究竟有没有用。言语间又是诚恳,又是挑拨,唱了无数个日本式的肥诺,把王教授抬了又抬,把别人扁了又扁(想来,在给其他人信中也一样地扁王),希望王能给他个回答。王把信给许胖看,许胖问,那你给不给他回信呢?王怒道:回什么回,把他教聪明了!
  
  许胖是个形意高手,甚肥健,开个饭馆过活,是个武痴。一次在文殊院喝茶,和我师谈拳谈的高兴,在椅上打半步蹦拳,把个新竹椅震塌。四川茶馆的竹椅很结实的,小二明知有怪,也不好说什么。许胖知道我师是难得知音,所以才放开来品论天下英雄,他在自己师兄弟面前从不多讲谁一句,从来都是好,好,好。一来,免得坏了兄弟情面,二来,不想把他教聪明了。
  
  有真功夫的不愿讲,没真功夫的到处讲。半生得来的真东西,一句话就出去了,划不来。假的就无所谓了,要多少有多少。田兆龄名满上海,被小人暗害,李雅轩偏居四川,一生富足。曹操曰:不可幕虚名而处实祸,信乎!
  
  不过,有真本事也不能就在乡下埋没了。李师一生也有困顿时,命运的改变全靠了一次比武表演。当时,李雅轩因在中央军校恶了黄太尉,在重庆待不住了,只身来成都闯荡。李一个外地人,口音重,举目无亲,身边银两将尽,住鸡毛小店,身上生虱,举步维艰。正好在少城公园,有个比武大会。当年,四川武风颇胜,不输山东河北。每年除了春天在青羊宫打金章外,一年四季都有比武大会。届时,必定人山人海,士绅云集。李师游荡到此,便借了把刀,钻进圈中,抽空练了趟太极刀。被台上一位大资本家刘仲桥看到。刘是山东人,因抗战避乱到四川,开纺织厂,酷爱武术,也有功夫底子。刘是个识货之人,马上叫跟班去找这位师傅。请师傅到茶馆喝茶,等散会后好谈话。刘一见李师便口称高手,互通姓名,问到李师师承,知是真人。立刻就自己叫了一辆黄包车,让李师坐自己的车,一同来到李师下处取行李。先把李师安排到三瓦窑厂里办公室暂时住下。封上四百个大洋的见面礼,外加一百个大洋置办衣帽。等李师住上几天收拾稳妥后,才正式把李师请到公馆拜师学艺。

 

 

刘如此安排是要给李师蓬面子,免得家中的奴才见李师寒酸,坏了礼节。这些用心,李师是明白的。刘虽名为徒弟,实为恩人,礼数又周到。无怪李师对他知无不言,言无不尽。后来,刘回了山东,李师还频频在信中对他讲太极真义。
  
  李师后来的徒弟,如何其松,栗子易二人都是刘的朋友。何,栗等人见刘武功大进,不服。逼着刘把李师介绍给大家拜师,不让刘专美。李师的另一个关键的徒弟郭勋旗,也是通过刘认识的。郭勋旗,川军名将,当年渡赤水,逐毛酋红军者也。郭好武,便让李做了川军教官。后刘文辉起义,郭做了成都体委的副主任,李雅轩按军衔也入了个市政协。李师因此身份,加上两个有钱的徒弟时时帮撑,从此便一生无忧。郭勋旗最后病死于文革中,听说曾有一把蒋介石御赐的军刀留下来在李师的某徒弟手中。
  49年后的几十年,李雅轩教拳其实没有什么事做。李后来又收了大群徒弟,各色人等都有。文革期间,又收了工人造反派头头,故没人来拳场捣乱,仍能大模大样地搞四旧。李师白日里教拳,隔三差五地和查拳掌门张英振等聚会比斗,日子果然舒心。张等人也是登峰造极的外家高手。当年,国军从四川败走时,留下许多武林高手,大都散居成都。一时群星荟萃,千年难有。但他们的生活都很苦恼,很多人靠卖苦力过活。当年的成都人很多都知道,拉三轮的中有许多隐姓埋名高手,万万惹不得。
  
  李师对师徒的礼节非常看重。教拳累了,李师坐下,徒弟没有允许,再累都只能站着。当年象何栗这样的大款却也都是知礼的人。如果说光靠表面的恭敬就能骗过李师,就错了。李雅轩认人的功夫真的了得,让人不佩服都不行。所谓日近日亲,日远日疏,三十年不为所动,古往今来几人做得到!
  
  有位林先生从重庆来,带着李雅轩大徒弟周子能的荐书要拜李为师。席间谈笑甚欢,李师问林跟周学了几年,对太极理解如何。林一一做答,并表达了向李师学真功夫的强烈意愿。末了加了一句,周子能没什么功夫。林说的也许是心里话,周一个大银行家,吃喝玩乐,肯下功夫也有限。但周毕竟教了你这么多年,怎可如此说。李雅轩一听就不乐了,林也自知说走了嘴。当下不欢而散。林后来细心周旋,李始终不收他。林也真有恒心,也够脸皮,就在李师的拳场边拉了个摊子,图个低头不见抬头见,凡三十年。李从来不给个笑脸。林刚开始拉场子时,李师讽他当林教头了啊。几十年后,这个故事传到我们耳里就成了,李雅轩称赞我功夫学得好,说我是梁山好汉林教头
  
  林几十年在李雅轩那里打不开缺口,就找上了何其松。何其松好酒又好热闹,林何二人是酒友。林常带上酒和小菜找何边饮边谈武术。何经不住林用言语相激。当面就表演李雅轩教他的正宗。有一次,李雅轩刚教了何的手法,其它师兄弟还没来得急教。第二天就见林在那里炫耀。何虽是李的爱徒,但李师真的生气了,痛骂何。之后两年,不跟何说一句话。何虽悔之,但不能改。还是爱和林在一起喝酒,但言谈多有收敛。林多年辛苦,工夫不负有心人,对李的所学也知道了个大概。林遍查典籍,遍访名家,整理创造,俨然大观。李死后,林遍把它的那套拿出来,广收门徒,大树旗帜。后来,何师也因车祸受伤,足不能行,没几年也仙去了。林没了顾忌,就公然打起李雅轩弟子的旗号,招摇。搞了个推手研究会,卖他拉扯硬顶那套。林特别爱和体委拉关系,而且他那套也很对体委的胃口,故混得颇好。林的场子大了,市场有限,就免不了和其他人起冲突。老一辈不是年迈,就是学得不到家,居然不是林的对手。林站了上风便不饶人。一回,某老师在西郊体育场贴了招生广告,林的人把广告上的地址电话改了,改成了林的。如此明目张胆,连张纸都省了!林到处以李雅轩的正宗传人自居,恼了李的女儿女婿李敏弟陈龙骧,在刊物上发文不承认林是李的徒弟。
  
  林也的确拿不出任何证据证明自己是李的学生,连个照片都没有。武术界拜师都要留张和师傅单独一起的照片为证。老一辈对和谁照相是很在意的,因为怕有不良之人拿着照片到处骗。当年我师傅到上海拜访傅仲文,和傅留影。傅处有一人自己站到边上,被傅斥责不让留影。林的这种事放在旧时代是不会发生的,老一辈代代都立有传人执掌门户。林也就是欺李的门下不团结。李雅轩也是有个儿子的,叫李同骏,是个很好很善良的人。但父子关系不好,李的儿子气李在外多年从不回家,还在外另娶生子。因此,李的儿子不想跟他父亲学功夫。李雅轩死后,他儿子也曾想过把大家组织起来不要就散了。成立了个李雅轩太极拳社,搞了些活动。但因李同骏不是武术中人,诸人正当壮年,个个都有出头的打算,很不合作。李同骏本就不在意这些,受了气,干脆就散了。自己不团结就难免被人个个击破。当年团结时,连大龙这样的高手都对付的了,现在居然搞不定林的拉扯硬顶。太极拳讲松,松了才好出内力。有了内力,便是龙虎罗汉精钢之躯。但,硬力已去,内力未生的时候,最是尴尬。李当年的许多红领巾学生正在爬这个坡,打不过林也很正常。打不过可以请帮手嘛,谁叫你们当年自断膀臂的。
  
  大龙是个美国人,身高近一米九。大龙的哥哥是郑曼青的入室弟子,得了真传,回美国开武馆。我曾看过郑的一段录象,的确有一群老外弟子功夫了得。有一女子,和郑练对剑,全无一点丢顶,如风中之叶粘着郑的剑风,郑居然无机会发力,只好把她逼到墙边。可惜,只嫌根劲稍弱,不然也是走得开的。女生学拳大都如此,力量嫌少。李雅轩选徒弟喜欢大个的,不怕胖,只怕没重量。郑曼青是李雅轩的小师弟,两人情谊非常,曾有代师传艺之说。大龙想来也知道这些,便找了个英语外教的
  差事来四川会高人。
  
  大龙打上门来时拳社还在, 老辈子齐齐高坐。大龙先练了一套拳,然后等人比试。大龙人长毛多,老辈子们都不吱声。何师爷拿眼看我师傅,我师知躲不过,便叫师兄李剑先上。李剑也是个一米八的大个子,辈分低输了也不怕。李剑和大龙推手,招呼打完,大龙一挤,李剑一化。可惜走早了,化得不干净,被大龙两手透了进来,往李剑腰上一拢,李剑忙左轻右重采他一边,可惜又早了点,大龙身势还未全部上来。大龙一变招,踮半步进身托住李剑的双肘,把李剑端了起来,身势一沉一送,李剑被抬出一米之外。郑曼青果然了得,有真传。大龙身长力大,居然练出了根劲,比斗中全无硬力,发人发得干脆。我师叫声好手段便跳到圈中。招术还是一样,也是大龙先一挤,我师动也不动原地就化。大龙见劲锋被引,心有不甘,忙踮半步,手也不回变按势,我师借力退半步。大龙劲去一半一无所得,又不敢丢,一丢就会被打进来,一狠心又进了半步,继续按。这下完了,断了自己的根劲。我师见他现了虚实,拉他就走。大龙乱了气息,只好用明劲周旋。几次想落口气,又被我师乘势把力压下来,呼吸不得。大龙进退两难,被我师不紧不慢地又引又按,手手都打在他呼吸的关键上。如只见两人,霍霍地走了两圈。大龙如负石上山,终于受不了了,再不停非得憋死不可。只见大龙一声闷吼,全不顾章法,也不要门户了,提手一拳向我师的腕子砸了下来。我师手一翻,在他的脸上摸了一把跳出圈外。这就算大龙输了。大龙顾不得什么颜面(老外其实很梗直,也不讲那些),忙找个凳子坐下,狗喘了半日才歇过来。
  
  大龙功夫很好的。我师赞他,横向化的很活,根劲也好,就是没得步法,步子大点就动了跟。老外天生骨壮筋强,原地斗还不见得干得过太极拳不是街头斗殴,赢得不潇洒人家不服。

 
我 要 评 论
呢称:游客
 
文 章 评 论0条评论
 
回复评论内容: 
友 情 链 接
重庆子能太极拳社  深圳武协  国惠投资  美丽湾  骏磁磁业  
Copyright@2013-2014 深圳子能太极拳社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